Shopping Cart
Your Cart is Empty
Quantity:
Subtotal
Taxes
Shipping
Total
There was an error with PayPalClick here to try again
CelebrateThank you for your business!You should be receiving an order confirmation from Paypal shortly.Exit Shopping Cart

https://www.thewholeelephant.info/2021-World-Falun-Dafa-Day.html

全象學院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Spread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开辟身心灵全息研究之新天地

Pave a Path of Holistic Study of Mind-Body-Spirit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se articles will soon be posted. Thank you for your patience!

人类的毒瘤  

“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在哪里?” 发表八年后的反思

(http://epochtimes.com/gb/2/11/19/n247204.htm

癌症,恶性肿瘤,人人听此名就会产生一种恐惧与厌恶之心。那个东西长得象个怪物,横行霸道,把美好的人体搞的骨瘦如柴,最后将人的生命无情的扼杀。 

癌症病人往往还活得很自在的时候,那毒瘤的小芽已悄悄的在身体的一个地方野心勃勃的疯长着。其实那小芽的细胞原本与正常的细胞是一样的,遵守着人体生命的规则,就像古人所说的天人合一,每个细胞和人体是和谐的,因为所有的正常细胞都听一个神的主宰:人的精神,宗教界说的元神。 

正常细胞的癌变是现代生命科学界化天文数字的巨款一直在研究的一个大难题。至今最前沿的生命科学家们在分子层面上找到了细胞癌变的种种机制。最初的时候,当科学家发现第一个癌基因时,人类欢欣鼓舞的认为癌症是可治的,因为一个坏了的分子在分子科学界是完全可以对付的。后来,第二个癌基因发现了,第三个也发现了,第四,第五,接连不断的发现让科学家明白:癌症不是因为细胞的一个,或几个分子出了问题,而是因为整个细胞出了问题。在细胞中,有完美得令人惊叹不已的安全系统。一个分子出问题,不会让整个细胞出问题而失控。坏了的可以修;修不好,可以毁,并很快再造;毁不了有失控危险时,细胞的最后一个安全系统是让细胞干干净净的消失(叫细胞凋亡)。癌细胞的出现,显然是由于整个安全系统全盘崩溃。最新的研究成果揭示:癌细胞的整个基因组成都不稳定了(genetic instability)。用人的话说,也许最恰当的话叫:细胞精神分裂症。那细胞完全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完全被外来的什么力量操控了,发狂了。

这个外来的力量在操控那得了精神分裂症的细胞后,让那细胞变得完全反常:1)彻底不遵循人体生命法规,真有那种无法无天之势。比如,正常细胞在接触到左临右舍的细胞时,马上就停止扩张了;而癌细胞才不管周围有多少细胞,只管自己不停扩张,爬到左邻右舍的细胞上面作威,无孔不入,哪有养分往那钻,恶性癌症细胞的特点就是会转移,渗透到其他细胞的家园里去,到哪就毁哪。2)非常的狡猾因而让人体的整体安全系统失常。人体在细胞层次上有很强大的安全系统:人体的免疫系统。外来的入侵者自然逃不了这个系统的特种兵的子弹大炮的全面围剿;不正常的癌细胞本应被当异类由免疫系统监测到而消灭,可是癌细胞有种种骗术而逃避被灭的厄运:不断变换细胞表面的“身份证”, 让免疫细胞找不到它,或失去围剿的目标;释放癌细胞分子来对付免疫细胞,让免疫细胞无能。3)在狂长中,为了满足养分的需要,恶性毒瘤都会释放长血管的分子,让血管往毒瘤内部输血,不然的话张到一定阶段,恶性毒瘤的命运是因养分不足而坏死。

每当我在叙述这癌症领域的种种生命现象,这些科学家们在过去几十年中化了天文数字的巨款孜孜不倦而发现的那可恶可怕的毒瘤现象在细胞分子层面上的展现时,我不得不惊讶这种人体生命现象与当今人类社会现象的惊人的雷同。在当今的人类社会,人群中出现了一群癌变的人:完全不信神,没有了天人合一的理念,而是满脑子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为了个人利益无恶不作,无孔不入,不择手段;表现最邪恶的癌变人群是在中国的那些中共邪党党徒中的贪得无厌的败类们。在无视天理的无法无天的狂妄自大的中共邪党历史上,到处写着“暴力,饥荒,战乱”,就像毒瘤所到之处给身体那部位带来毁灭性的破坏。中共邪党党徒的狡猾和骗术是在人类历史上达到了顶峰。在对法轮功及法轮功修炼人的十一年迫害中,其骗人的魔术将全世界的善良人们都迷惑了。为了避免被人类免疫系统消灭的厄运,恶党就像恶性肿瘤一样对免疫系统发出毒素:美国是全世界公认的“世界警察”, 起到了人类社会免疫系统的作用。可是,在过去的十年内,这个系统开始不太工作了。中国的廉价货开始全盘侵入美国国土,美国的政治,经济,金融,医疗,科研,教育,法治,各个领域,开始被中共邪党渗透。为毒瘤输血的人类现象也分外明显:全世界的生意人似乎都以为中国是可以生财的地方,将资本投入到中共邪党的腰包,让中共在外商输血的支持下,进一部扩张,让在中国的善良百姓背井离乡,冤民滚滚。

作为一位在修炼法轮大法中开智开慧的癌症专家,我在2002年曾在哈佛大学的未来科学研讨会上,发表了关于癌症现象与人类现象的粗浅对比。当时我与贝勒医学院的封莉莉教授正在合作研究一个惊人的人类生命现象:人通过修炼细胞新陈代谢下降至停止。因为癌细胞的新陈代谢超旺,与修炼人的细胞状态正好相反。当这些惊人的科学数据被展现在主流社会的科学界,我反复听到我的同事们说,“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了不得了。”我在我工作的研究所所长的支持下,给美国国家研究院写了一份申请研究经费的报告,希望在所里开始大规模的研究与法轮大法修炼相关的生命现象。得到国家研究院相关部门的认可和支持。正在我与封莉莉教授准备做下一部研究之时,中共对我们两位科学家的邪恶打压迫害就开始了。我的丈夫突然要与我离婚,扬言三藩市中领馆叫他加入诽谤法轮功的写书团队,因我炼“X教”他有法律权力将我的一切归他所有。不久,所长被当时的华盛顿州州长骆家辉派来代表关门谈了两小时,所长就变了个人,严厉的要我从此不再在所里提“法轮功”, 说我们不参与“政治”。当我在年终职位评定时对评委及全所科研人员汇报我实验室在下几年中的实验方向时,我谈到了继续研究与法轮功修炼相关的生命现象的计划。评委们给了我鼓励和肯定,但所长在第二年年初将我叫进办公室,要我不必再来工作了。2004年底,我的家庭破裂,儿子被从我身边带走,实验室关门。而我不知道,更狠毒的还没有开始。

2004年我因被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常志杰先生邀请去为他的科学组解决科研难题,又应邀去常沙参加“国际科学院院士会议”并作演讲。当主持人发现我的研究论文中提及对法轮功修炼现象的研究,就临时取消了我的演讲权。我在提问期间,在关于人类衰老研究演讲者的 “停滞不前”结论上,我提出“封莉莉教授在美国的科研发现法轮功修炼人新陈代谢趋于停止,说明衰老研究有大突破。”虽然主持人竭尽全力想不让我发言,但在场的一大群年轻的大学生们对我睁着闪亮的眼,支持我把话讲完。会后我就被便衣警察跟踪,在上海机场被强行押进机场警察局,在那里将我的所有法轮功书籍没收,无礼盘问。当我告诉那里的警察我是美国回来的世界著名科学家时,他们很惊讶,说,“我们以为炼法轮功是一群不懂文化的人的迷信”。当我把与封莉莉合作的科研论文放在他们手中,那狂妄自大的负责人将论文翻了好几遍,我知道他想看懂,但因是英文论文,他看不懂。但他一下子就不再敢对我不敬了。那天被关近十小时,我看到全警察局的人都不离开,一个一个的被“派”到我身边。我最后坚持要他们把我的法轮功书籍还给我,他们说,“求求你快走吧,把书还你我们就都没饭吃了”。我最后要他们写了收条,并告诉负责人好好为我保管书籍。在我的家乡我有被无锡政府派来的便衣盘问四个多小时,我善意的对他们讲了法轮功的美好和神奇,他们最后无话可说。

在我还没回到美国,我的母亲已被无锡政府叫去,在2005年我的家人在听信中共谎言后决定配合中共将我强迫带回中国,我可悲无知的家人不知道,若真的让这事办成,中共的阴谋就得逞。我的亲兄长包建新,利用其科研单位的好友,竟不顾职业道德,编了一份医疗诊断书,以此在我来纽约办事期间,在西雅图法院将我所有的权利剥夺:给我带了一顶“严重抑郁躁狂症”的帽子,以剥夺我财产权,和一切其他权力,包括选举权。包建新用一纸假“精神科诊断书”,变成了我的“监护人”。他没收了我的所有私有财产,还无耻的到我所长那里去撒谎,说我“在中国找到一个职位”,要所长将我实验室的所有仪器设备往中国运。2005年的春天,我在纽约发现我的银行帐户被封。我一下子无家可归。我几次想回西雅图,但都阴差阳错似的回不去。冥冥之中我被保护着,到2006 年的春天,我在长岛的一个小卧室,生下了一位可爱的小女孩,取名王莲成。而很快我听到了封莉莉教授去世的消息。荒唐的是,中共的仇恨媒体乐此不疲的以封莉莉教授的“死”大作文章,诽谤法轮功,说是因封莉莉教授不相信医治而死。奇怪的是:文章中对封莉莉教授生活细节的描述,特别是封莉莉教授在世时最后一段时间的详述,可见:有人被安插在封莉莉教授的身边。在我走过了那邪恶的迫害,那让我生命中所有可信,可爱,可敬的亲人,朋友,同事,被那谎言,利益的压力,一个个的从我的生活中带走,并将他们对我下毒手时,我明白封莉莉教授“死”的唯一原因:中共邪党的阴谋迫害。将两个法轮功修炼人科学家,一个带上“生癌而死不信医”的帽子,一个带上“严重抑郁躁狂死在家乡疯人院”,那我们对法轮功修炼人生命现象的科学研究结果,将永远不得见天日了。那么中共邪党就可以将美国最精英的一大群生命科学家的心和脑带到法轮功的对立面去了。这些科学家们正在被中共一个个收买,弄到中国去“讲学”,“合作”,“开公司”。唯一条件:不为法轮功说话。

由此可见,人类社会的这个毒瘤是由中共附体的中国人所组成的。而这个中共恶势力,让正常人疯狂的恶势力,最怕的是法轮功的真善忍。许多人问我,“你们法轮功若没做什么不对的,中国政府为什么要镇压呢?”我想,现在我们可以看的很明白:这真的是象那恶党的首恶说的,你死我活的问题!生命的法则,在最高境界,就是真善忍,而中共的恶势力,它的本质是假恶斗。对于一个生命,要么选真善忍,要么选假恶斗。选前者:永生;选后者,表面的“永生”, 那是毒瘤的“永生”,却注定在人类社会从新归正的未来被灭尽, 故而是“永灭”。

愿读到我此文的有缘人选永生之路,彻底告别那人类的毒瘤。

王彤文 (Lotus King Weiss)

成文于全象学院办公室

2010年十月三十日

全象学院网址:www.thewholeelephant.info; www.thewholeelephant.org

Contact email: [email protected]

Phone: 201-206-3080

生命永远的悔恨

有一个年轻人,爱上了一位可爱无比的女孩。他的生命有了意义。他全神灌注的爱着她。当她在睡梦中,他会看着她那甜美的清纯模样。他的生命中已经不能没有她。

可是,命运给了他一个考验。另一位外地的男子也爱上了那女孩。那女孩的心被那男子打动了,却无法摆脱他对她的爱和她感觉到的那种一心一意的忠诚。当有一天那女孩终于决定放弃那个打动她心的外地男子时,当她正准备全盘的忠诚于他与他结婚时,他收到了那外地男子的一个电话,电话中那外地男子告诉他那女孩如何道德败坏,叫他不要再爱她。那男子的话说得那么的可信,那么的有理有据。他觉得自己被那女孩玩弄了感情。所以当那女孩打电话给他时,他第一次变的很冷,很无情。他说,他已不再爱她了,因为他认为她对他不道德,玩弄了他的感情。他说那外地男子告诉他不要再理睬她。她哭了。她想那她一直以为他对她有坚贞的忠诚的不变的爱,原来也是假的。 那外地男子马上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请求她接受他对她的永远不变的爱,并说他原谅她心中还有另一男人。她信以为真,那宽容让她感动。她答应了。放下电话,她听到电话铃响。他来电话了。他真心的说:我想通了。我原谅你,因为我爱你。她说:你晚了五分钟。我已答应他了,我就不能再接受你的爱。

她将长长的黑发翦了。她给他写了一封信,告诉他彻底忘了她,因为一切将无法挽回。她与那外地的男子马上订了婚,不久她搬走了。在痛苦中,他去外地找了一个美丽的女孩,马上结婚,生子。生活的路在无情的时间中无奈的延伸着。

她的婚姻在痛苦中展开。那外地的男子在进入她生活后就开始在精神上折磨她。虽然她一心一意的爱着这个许诺她纯爱的这外地的他,可这男子痛苦的怀疑她不衷,责问她是否还想着他。她仔细一想,觉得她确实还默默的爱着他,但命运已将那条路改变,人生的无奈。在无奈的人生戏台上,她演着她不情愿的角色。他在痛苦中努力忘记过去,想在人间找到新的意义和寄托。不久,他已是三个孩子的爸。事业很成功,家庭很和睦,一切似乎都很好。可为什么心中没有那真正的喜悦?

她与那外地的男子开始在婚姻家庭中问题越来越大。她终于因为工作原因和那外地的男子分开了。在那期间,她孤独的生活,很快在事业上大有所成。她成了名人。很多男人们拥着她。她在无望的人生中沉沦。名利情将她包得严严实实,她发现那纯真的美好的一切在慢慢的离她远去。那外地的男子在她的请求中又回到她的身边,但这男子的精神是变态的。她与那外地的男子已处在婚姻破裂的绝境。

突然,她怀孕了。那可爱的小男孩一从她身体中出来,就瞪大了两只乌黑闪亮的大圆眼看着她。她终于明白那一切痛苦的意义:这个孩子是她的生命的期待。做一个母亲,让一个小生命被她的爱抚育着长大,成人。

生活之戏开始进入高潮:那小男孩因需保姆照看她才可以继续做她的工作,她很快找到了一个中国的保姆。那中国上海的保姆还带着另一个孩子,那孩子的妈妈就和她亲如姊妹。有一年这个姊妹兴奋的告诉她一本书。她读了,就似从一长梦中醒来。她那痛苦的人生之路不再无奈,她的心不再孤独,她的爱有了归宿。她明白了这世间的真理,做人的真正意义所在。

那外地的男人看到她的变化,很好奇,也想看那书。还没看完就开始发脾气。她很不解。人就是不一样。不久,那男人开始对她越来越狠。有一天那男人就要与她离婚。那男人不但要财, 还要夺去她的心肝宝贝:那个让她知道母爱是什么的小男孩。那男人把那孩子当作折磨她的工具,企图要她放下那本书, 不相信那书让她明白的真理。可是,在她的心中她找到了真爱:就是那让她永永远远都不再徘徊, 迷失,孤独,痛苦,落魂,等待,被骗,让她摆脱那做人为名利情所缠所累所魔的困境的真理。那男人的威胁对她不起作用。她在眼睁睁的看着那小男孩从她怀中夺走时,她的身体就似有尖刀捅入胸膛,将她的心挖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在慢慢的剧痛中死去。她在那地狱似的痛苦煎熬中挣扎着。她的母亲来到她身边。她抱着母亲大哭,以为她小时眷恋的母爱可以抚平她胸中的那块空缺。母亲的笑,安抚,很快变得黯淡无光,因为那里没有生命的源泉,而她正在慢慢的死去,因为她的心被挖走了。他的父亲来到她的身旁。他老泪纵横,恨不得把他的生命给她,他要给她天下最好的药,让她和以前一样做他的乖女儿。她看着他那可怜可悲的模样,知道他只能眼睁睁的看她死去。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得救的唯一希望,是那穿白衣的大夫。大夫说她病了。是精神病。要吃药。那药可以让她平静。她在老父母对药的迷信下被逼着吞了那大夫开的化合物。她开始全身麻木,呼吸困难。她终于完全瘫倒在床,不能动了。清晨的小鸟在春天的鲜花中跳跃着,黎明时叽叽喳喳的叫时,她看到了那生离死别的绝望。在她生命的微观存在中,突然有那一个小小的嫩芽,在她看着自己旧的生命死去的过程中,在快速的长大,那书中的真理是那小生命的起源。那新的小生命是那么深,却又那么强大无比。她死了的同时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生命源泉,是从那书中流出来的真理的源泉。当她从床上站起来时,她其实已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了,但别人没有看出那天地一样巨大的质变。她的老父母唠唠叨叨的抱怨她拒绝吃药,依然带着忧心忡忡的眼神看着她。大夫说验血结果很可能她得住院系统检查治疗。她谢绝了。大夫对她的“不配合”表示不满,并要她为后果负责。她的父母也愤愤的,似乎她的健康不得到大夫的“批准”,就不可信。

全新的她象火中飞出的凤凰,飞到了一片正在死去的土,开始向那土浇灌生命源泉,就是给了她新生命的那真理的源泉。她扮演了一个科学界名人的角色,将书中的真理传到那正在死去的大地上将死去的生命。那里谎言就象是一条无形的而无所不在的毒蛇,在悄悄的吸走那里生命的精华。她知道,从她自己的经历,那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是那书中的真理。在她的一路上,教授,博士生,大学生,生意人,小百姓,恶警,便衣警察,特务,来一个,救一个。当她满载而归时,她的生命进入了又一个境界。

她在真正回家的路上了。那里有她千万年等待的家人。那旧的一切,随着她每走一步,就在她身后化解。她的父母和兄长,认为她不听大夫的话, 不得到大夫的“批准”,就不能做个“正常人”。他们在想尽一切的要“医”好她的“精神病”。所以,他们都被披着“科学”的外衣的那正在死去的土地上的那无形毒蛇所迷惑和控制,决定不让她走那回家的路。那毒蛇看到她在与它对着干,把它要吃的生命救走,就想对她下毒手。她的父母兄三人在毒蛇的操控下准备将她骗到那正死去的土上,让她在那做“科学”,就是为毒蛇做外衣。若她不“配合”,那毒蛇就要她的命,用那毒蛇的 “科学”做的“精神病药”。

她向前走着,那毒蛇就悄悄的跟着。她的父母兄将她的财长拿走了。 她的心没动, 还是往前走。她的父母兄用谎言挑拨,说她的房子将被那已离她而去的男人拍卖了,快快回去打关司。她的心没动, 还是望前走。她的父母兄又劝她到她的兄那去共同做“科研”。她的心还是没动,继续走她的路。那毒蛇就叫她的兄将她的财源切断。她的心不动,还走自己的路。就在她快身无分文的那天,她见到一个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她看到他正在自己的无知与自私下慢慢死去。她开始对他浇水, 那真理之水:那本书。他一下子就活过来了。他的笑象一个可爱的孩子。他对她是那么的依恋,似乎没有她,他又将因没有水而死去。她无法舍下他不管。他把她带回了家。在那里她看到了一个正在因无知与自私而慢慢死去的大家庭。她看到了让她想起她自己的小男孩的三个小男孩。那男人正想带着仇恨把那三个小男孩从他们的母亲手里夺走。那母亲向她求救。只要她答应那男人的要求做他的妻子,那么那男人就不再要夺孩子。她为那母亲哭了。她将那母亲的苦放在了自己身上,为了救那全家。当她觉得那担子太沉时,她怀孕了。那神奇的小生命在她体中乐洋洋的长着,先爱吃海鲜,再爱吃意大利面,再爱吃美国汉堡包。最后就爱吃中国菜。她在早期怀孕期就知道她是一朵小莲花。粉红的。在那男人的小卧室里,她听着那书中的话,将那小莲花从她身体中痛苦的推进人间。那小莲花美丽安静的出来了,小卧室被笼罩着辉光。

小莲花和她形影不离的在回家的路上走,带着那男人和他的全家。她还是边走边将那真理的水撒向那快被那毒蛇害死的生命。那毒蛇与她在抢人。那毒蛇多次想用“科学”的外衣来迷惑那男人一家,用谎言让那男人一家不信任她,对她使坏,但那男人的孩子心已得到了真理的源泉,就紧紧的跟着她。那毒蛇又放出毒气,迷惑一群与她一样得道的人,想让她孤身奋战,甚至想用那些被毒气迷住眼的得道人来对付她。她与小莲花还是到处撒真理之水。那男人在毒气下开始昏迷,就对她不信任了,要离她而去了。那小莲花就告诉她,由她去救那男人和那一家。她将小莲花放到那男人身边,悄悄将小莲花的心与她的联上,形离心一体。

她有一天听说那毒蛇正在那被它残害最重的正在慢慢死去的土地上的得道人,掏心挖肝的无恶不作。她要想办法制止这恶行。谁会帮她呢?他!那最初忠诚的爱者,那被那外地的男人的谎言迷住后对她说第一次不爱就永远失去爱她权力的他!他在无奈人生中扮演的科学家的角色正合适帮她救人。

她找到了他。他又站在了他梦中的爱人的身边。她与他之间已没有了那外地的男人的谎言,但他的心却正在死去。那毒蛇看到了她的心,就开始用金钱去诱惑他。他在她面前,想跟她走,但那心却被绑住了。爱,那忠诚的爱,顶得住那毒蛇的金钱的诱惑么?在上一次那对爱的抉择时,他被骗了一次,造成此生长久的悔痛。这一次,当她带着真理来到他的身边,要他选择是否愿跟她一起回家,他说:我不敢。我得小心。

在那群“我不敢,我得小心”的人群中,那毒蛇已看准了谁是它下一顿午餐。。。

人间的爱,不管是男女之爱,夫妻之爱,朋友之爱,兄妹之爱,甚至父女之爱,母女之爱,没有一种爱,抵挡得住那毒蛇谎言利诱的长舌。

那幸福的团聚,那有情人梦想的情义绵绵的融融圆满的人间之爱,在谎言下,一个个成了永远实现不了的白日梦,成了生命永永远远的悔恨:因为天下的一切爱,若没有真理,都是让人受苦的绳子,切不段,理不亲,枉费心机,到头来,一场空。

劝君:若想找到真爱, 就去找真理吧,去找那本生命源泉的书,那书里的真理。

那书的名字是: 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