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pping Cart
Your Cart is Empty
Quantity:
Subtotal
Taxes
Shipping
Total
There was an error with PayPalClick here to try again
CelebrateThank you for your business!You should be receiving an order confirmation from Paypal shortly.Exit Shopping Cart

https://www.thewholeelephant.info/2021-World-Falun-Dafa-Day.html

全象學院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Spread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开辟身心灵全息研究之新天地

Pave a Path of Holistic Study of Mind-Body-Spirit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四日

《愛神节》

一九六七年二月十四日,她出生在中国的鱼米之乡,无锡。

一九六八年,她去了江阴县文林村。一岁。

一九六九年,她将文林村当作了伊甸园,编织天上人间的梦。

一九七零年,她如小影子般跟着外婆到处跑。

一九七一年,她愛上了水与水中的莲。

一九七二年,她愛上了村边的竹林。

一九七三年,她愛上了太阳,在田野里欢奔。

一九七四年,她愛上了中国字,成了文林村小学的最小的学生,独自坐在最前排的外公做的小桌小椅上,一边听课,一边在小脚炉中烤豆子吃。七岁。

一九七五年,她流看泪告别了文林村,她梦中的伊甸园,去了无锡市,进了江宁机械厂子弟小学,带着农村孩子的乡土气和顽皮。

一九七六年,她愛上了跳橡皮筋。

一九七七年,她愛上了做好人好事。

一九七八年,她愛上了读书。小学毕业,考进无锡市第一中学。十一岁。

一九七九年,初一,愛文学。

一九八零年,初二,愛英语。

一九八一年,初三,愛写散文。

一九八二年,高一,愛医学。

一九八三年,高二,愛写诗。

一九八四年,高三,决定学医,报考上海第一医学院。十七岁。

一九八五年,大一,进入上海第一医学院,英文班。

一九八六年,大二,上海学生运动一九八七年,大三,考TOFEL, GRE

一九八八年,大四, 被美国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 Dept. Anatomy and Cell Biology 的犹太人,哈佛大学毕业的Dr. Kelly Selman破格录取为博士研究生。二十一岁。

一九八九年七月七日,去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参加《未来中国研讨会》,遇见犹太人纪同明。当日被邀请去同明家,与全家人见面。

一九九零年,通过博士资格考试,选择在英国人Dr. Gillian Small 实验室做分子生物学领域的博士论文。与纪同明订婚。

一九九一年,随Dr. Small 去纽约市 Mount Sinai Medical School 的 Dept. of Cell Biology 做博士论文。

一九九二年,博士论文答辩,得到细胞生物学及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二十五岁。

第一次回中国。一九九二年的中国发生了大事: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大法降临人间。

一九九三年,进入哈佛医学院麻省总院 MGH/HMS做博士后。愛上了分子王家族: TGF-beta Superfamily。开始打开分子王家族主宰细胞生老病死在分子层面的信号传导机制的黑箱。第一篇博士后论文发表在 《科学》杂志上。

一九九四年,用酶母双杂交系统找到了 FKBP12小蛋白在分子王一号受体上。开辟了一条崭新的研究细胞内分子生命现象之路。第二及第三篇博士后论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一九九五年,成为哈佛医学院讲师。于十月二十一日,将小诺亚带进人间。做母亲。二十八岁。诺亚刚满月,法轮大法进入哈佛校园。

一九九六年,发表《细胞》杂志论文,确立FKBP12在分子王TGF-beta一号受体上的重要调节作用。

一九九七年,发现了分子王与蛋白质降解器之间的紧密联系。成为哈佛医学院遗传系的助理教授。

一九九八年,第二次回中国,去了西安,应邀去参加国际科学研讨会做演讲。

一九九九年,第三次回中国,接受中共的《百人计划》名额,准备把实验室搬回中国。三十二岁。

一九九九年的十一月,深夜,神迹降临。她被神威严地唤醒。

二零零零年春天,一本在法拉盛的宝书,通过一位上海来的年轻妈妈,招唤了她。她第一次听到了这三字真言: 真善忍。她立即开始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第四次回中国,给中科院上海生化所三百位研究生讲课,课后告诉学生法轮功。发现学生们惊恐。回美国后才被告知: 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了全面打压法轮功。当听到在中国发生的严酷迫害后,她泪流满面。她立即开始在科学界讲真相,呼吁停止迫害。

二零零一年,春,她在哈佛大学对中国名大专院校的来访领导面对面讲真相。夏,她见到了师父。她的千万年的等待终于来到了她的生命中。象一粒深埋在烂泥中的莲花的种子,在那神奇伟大的阳光下,醒了,要破壳而出,小小嫩芽,美丽又坚强。

二零零二年,春,她在英国剑桥大学作演讲,又在哈佛大学作演讲,发表了她对未來生命科学的展望。那时,她与另一位女科学家,封莉莉,正在合作,共同研究法轮功学员的免疫细胞的超常生命现象。这些研究得到的发现,是微观世界给她的启示,让她在理性之路上遇到神启,让她理性地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小诺亚的七岁生日,她在华府的国家媒体俱樂部作演讲,首次对中共的邪恶本质作出了一个科学理性的分析。她首先给听众讲解了分子王在细胞生老病死过程中的调控功能及分子机理。然后,她剖析了癌症细胞中分子王的正常功能如何被变异失调的现象。最后,她将分子世界的现象与人类社会的现象做了一个全息的类比分析,让听众理性科学地发现这两个世界中的惊人对应点,并且得出结论: 在分子世界中,分子王以真善忍的特性维护着细胞的正常生命活动,一旦背离真善忍的特性,细胞就开始癌变; 而在人类社会,大法弟子们同化真善忍特性,中共却以假恶斗为特性,打压真善忍,使任何做中共一分子的人成为人类社会的癌细胞。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江泽民魔头到德州布什私人牧场,她与几百大法修炼人站在机场上,目睹了兰天白云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狂风凶狠地似要将人卷走的奇异现象。而那时的她已明白了现代科学永遠不能揭示证实的更高的科学。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当她回到西雅图的家,犹太人先生纪同明已变成了一个冷酷凶狠无理性的人。在以后的几个月中,她经历了人间地狱般的掏心挖肝似的精神与情感的折磨:全部亲人,友人,邻居,同事,都被谎言蒙敝,而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美好的家庭被彻底毁了,小诺亚被从怀中夺走了,似乎没人能阻止这一切。她的人间一切美好的依恋灰飞烟灭了。那么,她的人生似乎也走到了尽头。三十五岁。

二零零三年,春。神迹。在她生命的微观,突然在一个春天的黎明,开始自动地背颂 《转法轮》中的 《论语》。一遍又一遍,她那似乎已死去的身体一层层地重生了!她理智清醒地在背颂 《论语》中,从地狱般的折磨中走出来,似火中飞出的金凤皇。她的新生,是宇宙大法造就的。

从那天起,她的生日是:

五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