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 The Cultivators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 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开辟身心灵全息研究之新天地
                                          我的一点体会和希望
 
法拉盛大法弟子
 
我是法拉盛的一位法轮大法弟子。在过去的几年里,被有些人心重的学员说过许多负面的话。当把心性提高到法在这一层次对我的要求后,真能做到坦然不动,我就闯过了旧势力安排的种种魔难。“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心中只有救度众生的紧迫感,及灭尽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之金刚不动之正念。
 
2008年法拉盛事件至今还没有真正停止,在法律上没有正确的定位为:仇恨罪。中共邪灵在美国延伸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大多是通过仇恨宣传让被毒害的众生直接对大法弟子及支持大法的众生的犯罪。只要仇恨宣传的毒根没有清除,中共在海外的渗透迫害就会持续。那么,通过美国现有的法律系统,大法弟子应该在人的这个层面上明白并充分利用法律手段震慑邪恶,不让它继续毁众生。
 
怕心,“不要和常人搞矛盾”,一直在阻碍着当地辅导员正确对待在法拉盛的仇恨罪及各种变相的歧视与骚扰。善不是表面上的人的那套温和圆滑,与对恶的妥协。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那么面对邪恶的谎言,挑拨离间,变相歧视和破坏,为何不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并智慧的利用人间的法律来震慑邪恶呢!当学员反映情况时,反复用人的理来处理,甚至帮着邪恶传谣,让事情变得复杂化,干扰学员走自己的路。当地辅导员对与自己意见不一致的学员采取“不用”态度,就不免让有些学员在辅导员面前不敢直言,时间长了大家的隔阂与不信任就大了,整体配合就存在问题。
 
当然,大法弟子不应该把眼睛盯在辅导员身上,每个人都要往内找,往内修,走正自己的路,真正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对众生负责,对维护法负责。要记住辅导员也是修炼人,不是常人中的领导。修炼不是跟人走,不求在人中的表面的团结一致,在人中的亲密关爱。修炼是再严肃不过的了,每一关每一难都要靠自己去闯的。学好法,从法的一面来认识修炼中遇到的每一件事,就会走正修炼的路。
 
法拉盛是全美国宗教自由发源地。这里的各门各派密集,又是一个典型的多元文化地区,汇集了众多有缘的众生,真可谓“藏龙卧虎”之地。 中共在法拉盛发起仇恨罪,不正是大法弟子向法拉盛和全美国主流社会讲清真现的大好机会吗!对宗教界和政府讲真相,在法拉盛一直做的不到位。对西方各个民族的有缘人洪法讲真相也做得不到位。学员中对西方文化,历史,法律,生活方式,都缺乏了解。党文化的因素有时也会干扰。作为一个在西方主流社会中生活了二十一年多的我,希望在法拉盛帮助当地学员走入西方主流社会。不管如何被有些人心重的学员误解,我会继续走我该走的路,完成我的史前大愿。
 
2002年,在大纪元时报发表了我在哈佛大学未来科学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在哪里”后,我就被中共打上了黑名单。彭克玉在三藩市对美国家庭协会的反邪教组织进行洗脑。首先通过对七十几个修炼人的家人的仇恨宣传,让这些在美国的家人相信法轮功是“邪教”,又让这些家人给一位所谓的反邪教心理学专家,玛格利得 辛格,打电话汇报。这位年入八旬的老人很快成了中共在美国主流社会的仇恨宣传工具。因为“邪教破坏家庭”, 美国家庭协会被中共操控在西雅图开研讨会,“反邪教”,把我的丈夫拉去洗脑。很快我的丈夫从已开始炼大法,一下滑到了大法的对立面,千方百计地把我的儿子从我的身边隔开,说是不让孩子受“污染”。当时的我对邪党的手段没有认识,再加在修炼上还不成熟,在魔难前怕心和其他人心让我摔了一大跤。我对法的坚信,同修的正念慈悲,师尊的佛恩浩荡,让我走过了巨难。从此,我是大法在正法中造就的一个新的生命,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作为一位在现代生命科学界最前研的领域中的有权威的一流的科学家,我明白大法给我的一切能力是用来救度众生的。美国用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来发展“分子医学”,把大量的财富浪费在对人类害多利少的变异科技上。达尔文的“进化论”至今还在指导着“无神论”为基础的现代生命科学主体,把人类疾病的研究基于对动物的实验。人类的贪婪自私在科学界发映出来,把科学的求真变异成为名利主宰的经营操作。邪党还带着科学的帽子,打击正信,打击宇宙中最高的科学。“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 (“证实”<精进要旨>)
 
我是在大法中开智开慧的科学家,我就更应该做好这一点。2004年我在几次国际科学研讨会上都发表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免疫系统研究的科学发现。这些发现证实了修炼人在分子与细胞层次的巨大变化,揭示了法轮功修炼人的人体细胞新陈代谢全面下调的科学现象。所以,“修命”是科学而不是说教,或迷信。同时,这组科研数据也揭示了:当修炼人返本归真,人体的免疫系统是平衡健全的,足以抵抗病毒,甚至爱滋病病毒。
 
就在我准备与作出这些发现的封莉莉教授全面合作向美国国家健康院申请研究经费继续这项刚刚开始的课题时,中共通过对华盛顿州的前州长,现任奥巴马政府商务部主任骆家辉的操控,由骆家辉派代表施压于我所在的免疫学研究院,逼得所长要求我“到其他地方去继续你的研究项目”。2004 年初就要求我“不必再来工作,给你一年年薪去另找地方,或自己开个研究院”。这一年我利用便利条件,参加了多个国际会议,发表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免疫系统研究的科学发现,得到普遍的支持,希望我进一步的研究。 2004年底我带着正念应邀回到中国,在清华大学指导研究生的课题,并堂堂正正地把这一科学发现展示给研究生们看。又应邀去长沙,参加“国际科学院院士研讨会”。主持人在看到我简历上的文章标题后,立即把我发言的机会取消了。我在会议期间,发正念,当一位科学家总结衰老研究领域的停滞不前后,提问时,我举起了手。主持人很尴尬,不想让我发言。当全场学生教授们将视线转向我时,主持人不得不让我发言。我看着年轻学生们那充满鼓励的眼神,平静地告诉大家在美国封莉莉教授与我合作的科研课题,揭示修炼法轮大法后,人体新陈代谢下调,预示修炼可抗衰老。在我刚说出“法轮功”三字时,主持人立即说,“对不起,这与政治有关,最好不讲”;我回答,“我在国际会议上多次发表过。科学没有国界。”当时,全场给予掌声支持。中场修息时还有学生来要我的旅店房号。那天晚上就有学生来看我,也有教授默默递上名片,有一位教授悄悄对我说,“中国需要您这样的科学家。”
 
那次回国,我堂堂正正地在清华大学,长沙市的一个公园,上海机场警察局(便衣警察跟踪后在我从长沙到上海的飞机上没收我的大法书并将我带进机场警察局),无锡市派出的便衣警察前,用科学家的身份讲真相。因为我与诺贝尔奖得主同行,又是清华大学的贵宾,再加我的美国公民身份, 邪恶不敢对我直接下毒手,只是威胁清华大学教授将我送上回美国的飞机。
 
在我回美国后,无锡政府对我父母威胁利诱,通过我的父母,在2005年我来纽约期间,由我的兄长包建新在法律上欺骗法庭,用假医疗证书,诬告我患有严重抑郁躁狂症,在我没有出庭的情况下得到了对我的监护权,在美国剥夺了我的一切权力。邪恶要把我打成“精神病”,把封莉莉教授打成“癌症病人”,让我们的科学发现永不见世。
 
在另外空间的迫害下,封莉莉教授与2006 年去世。邪恶至今还用此谎言诽谤大法。我在2005年若被我父母成功地带回中国,就一定会被关进无锡的精神病院,被用毒药灭口,又加上一顶“炼法轮功导致知名科学家得精神病”来毁一大批科学界的有缘人。
 
但是,我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正行,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大步前行。2006年三月,我在新成的家中,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取名王莲成。我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在修炼的路上走向成熟,发誓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在过去的四年中,我扎根于法拉盛社区,注册了一个非营利性的组织,叫全象学院。在社区工作中走出了一条路。我为社区提供免费服务项目,广交朋友,了解大众的疾苦需求,把所有来到我身边的众生当作我的亲人,不分贫富贵贱,男女老幼。大法中修出的大慈悲让众生蒙福,解除了众生对大法的仇恨与误解,让众生了解大法,帮助有缘人走上修炼之路。我在经营,法律,人文,科学,政治,医学,文化各领域一直在观察思考如何让未来的人类走上一条正路。
 
我希望全象学院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各领域的专家学者都来共同努力,建立一个世界一流的从幼稚园到成人的中西合璧的神传文化教育研究院。
 
全象学院的起源地是华盛顿首府。2004年当我去华府开科研会议时,被当地一位大法弟子,安娜,邀请到她家中作客。她又将我带去认识了当地的几位西人大法弟子。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几乎同时悟到我们要在一起做一个讲真相的项目,当我们读到这段法,“现在科技界发现的东西足以改变我们今天的教科书了。人类固有的旧观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维方法后,很难接受新的认识。真理出现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现在没有人去系统的整理这些东西,所以人的观念老是跟不上发展,你一谈到这些东西,虽然它没有普及出来,已经被发现了,可有人就说是迷信,接受不了。” ( <转法轮>), 我们几个弟子就决定来办个学院,全象学院的名字也应运而生了: 二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们问,“师尊,为什么当今学者在任何问题上总是争论不休,不能达成共识?”释迦牟尼佛回答道,“你们去找一只大象,再找七个盲人,让每个盲人摸大象的不同部分,然后再问那七个盲人:大象是什么?”盲人摸象的故事启发了我们:通过全象学院,让人类明白真理。有全面讲清真象的内涵,也为未来的人得法典定基础。
 
因为全象学院立足于大众,在当前有帮助提高学员文化素质,协调全面讲清真相的作用。又可以为三大媒体在社区提供平台,为当地学员的社区讲真相提供一个符合常人社会的正循环非营利性经营体系,通过政府支持的社区工作来提供工作机会。当教育项目成熟后,大法中开智开慧的专家学者们可以在全象学院中开设课程,主导未来新文化的各个领域的开辟。
 
以上是我对全象学院的个人设想。不到之处,通过交流,希望得到同修们的慈悲指正。  
 
 
 
 
------------------------------------------------------------------------------------------------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will be hosting the following projects:     
 
 
 
 
 
I. Magazine Project
 
CULTIVATOR 修炼人
 
Cultivator's Stories
 
Cultivator's Views on critical topics of each field of Science and Life
 
A Platform to bring new visions together
 
The best magazine that leads each field of Art and Science
 
 
 
 
II. Textbook Project
 
全象学院科学部 Holistic Science
全象学院教育部 Holistic Education
全象学院商务部 Holistic Business
全象学院法律部 Holistic Law Study
全象学院医学部 Holistic Health
全象学院文学部 Holistic Literature
全象学院艺术部 Holistic Art
全象学院史鉴部 Holistic History Study
 
 
 
 
 
III. Conference Project
 
Break down separations
between different fields
 
May 29, 2010:  Cancer Phenomena
 
June:System Diseases and Stress
 
July: Aging and the Art of Immortality
 
August: The Modern War between Humanity and the Microorganism)
 
September: The Propaganda of Vaccination
 
October: Science, Religion and Cultivation
 
November: The Magic Art of Holistic Healing
 
 
 
 
IV. Scientific Research Project
 
Music and Medicine.pdf (PDF — 111 KB)
 
 
 
 
 
 
 
 
 
 
 
 
 
 
 
 
 
 
 
 
 
 
 
 
 
Website Builder provided by  Vista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