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 中国人三退有未来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 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开辟身心灵全息研究之新天地
再转轮 
 
当年的单位,必须都是党团员,为此,年青时也被动的被入过团,虽然从来没当回事,也超龄了几十年了,早已不是团员了,还是声明一下退出好。当然不用给神看,给人看吧。 大法:李洪志  
 
大纪元郑重声明 
 
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 (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大纪元
2005年1月12日
  
 
不要作恶瘤的一分子  
 
我郑重声明全部退出与共产党有关的一切组织(包括红小兵、少先队、共青团)。在修炼法轮功4年多来,我真正的看到了共产党这个邪灵的本质,它对于人类就是引起促成一个恶性肿瘤的邪灵,如果任何人受它控制,就等于成了恶性肿瘤的一分子,而这个毒瘤是一定要铲除的,所以这种选择是生与死、善与恶之间的选择。我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清醒地作出正确的选择。

                                 王彤文                                  美 国
                               2005年2月15日
声明人: 王彤文
2005-02-16 06:26
USA
ID=23332 
 
退团退队声明  
 
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的团队一切邪教组织。

包建新

2005年4月17日
声明人: 包建新
2005-04-18 07:35
美国
 ID=244233  
 
 
 
致众生  
 
当你对着那邪恶的血旗举起你的拳头,口中发着毒誓说要把生命献给那邪灵时,在你的脑门和右臂上那邪灵就给你打了个印记。在不久的将来,神将那邪灵打入地狱时,你就将因发过毒誓打着兽印而一起被打入地狱。  
 
那邪灵要人类与天地斗而犯那还不清的罪。无神论者就是它蒙蔽的受害者。神造了你,你不信神,那么你就没有未来。  
 
法轮功学员是神的使者,劝你三退不是因为对人间的政治有所求,而是告诉你真理,让你远离邪恶走向光明,远离恶魔走向真我。
 
相信法轮功学员的话,因为那是真正的福音。  
 
祝福你,你的亲朋好友家人左邻右舍,都因明真理而得救!  
 
全象学院
2011年6月17日 
 
九评共产党 
 
 
解体党文化
  
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 
 
 
 王彤文:给父亲的一封信 
 
作者:王彤文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大纪元2月14日讯】(作者按:因为我与父亲的通信已被无锡政府监视,此信无法通过正常方式送到我父亲手中。故而希望由大纪元时报帮助发表,让有神通的信使让我的心声传到父亲耳中吧!)  父亲,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您去了。我在梦中大哭,把我哭醒了。在我心中,您这个父亲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生命。您告诉过我,从小吃了那么多苦。虽然您还以为是共产邪党给了您机会上学,对共产邪党总是“感恩”,但是只要您冷静下来想一想,您就会知道,这个邪党差一点把我们全家都毁了。 在我最早的记忆中,我被您抱着(大概我那时还刚满一岁吧)站在文林老屋您和母亲的红木大床边那写字台前,台玻璃下整整齐齐地压着五张彩照: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您教我在牙牙学语的时候,首先学的就是这五个人的名字。可见这些“人”在您心目中的地位。其实,在那个时代,那个“轰轰烈烈的”,“红彤彤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时代,那些“人”已被当作“神父”来崇拜了。那些个“神父”后的那个要所有中国人膜拜的“神灵”就叫“伟大,正确,光荣的中国共产党”;那个“神灵”许诺给全中国老百姓一个“大同世界”,一个“共产主义”的“美好未来”。可是,当中国人在那个“神灵”的血旗前举起拳头,对天地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必要时还要为那“神灵”献出宝贵的生命的时候,噩运也就降临了。那个“神灵”要的还不仅仅是中国人的肉身,它要的是中国人的灵。从“打土豪,分田地”,到“三反”“五反”“反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六四”,到最后的“登峰造极”的污蔑残害法轮功学员,那个“神灵”的本质终于彻底地展现在世人眼前了:那个“神灵”要彻底毁了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灭中国人的灵,这样它就可以完全附在所有中国人的肉身上。那个“神灵”让中国人狂热,“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让中国人从神传文化古国的以“修身,齐家,平天下”为人生哲学的中国人堕落至人伦道德底线彻底崩溃的“共党天下”的彻底“向钱看”以至能用酷刑折磨甚至活摘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的法轮功修炼人的器官来谋取暴利的“中国人”! 父亲,醒一醒!那个您曾坚信的,为它几次差点丧命的,让母亲为它差点丧命的,让我差点被厄杀在母胎中的,让我风华正茅的舅舅丧命的,让我外婆为丧子病女哭干眼泪后哀伤而去的,让您的爱子爱女逃离中国的,让您的女儿在成为生命科学界权威正准备开辟身心灵全息科学之路时被带上“精神病”大帽子的,通过仇恨宣传让我的亲人隔离,监控我,强迫我离婚的,让我的爱子七年与母隔离的,让我的爱女一岁离开爱父,两岁在法拉盛缅街受围攻和辱骂,三岁被迫离开爱母的,让我在异国他乡仍然遭受那阴险残忍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江魔头定下的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的,那让我思念故乡却回不了家乡的,那让我们全家四分五裂的,让全中国人成为没有自己的国旗国歌以及合法政府的被非法绑架的可怜奴隶人的,那个“伟大,正确,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其实是一个彻头彻脑的邪灵!那么,您作为一个共产邪灵的党徒,其实是一个被骗上邪路的邪教徒。这个邪教在国际社会上已经臭名昭彰,被正常人类社会所唾弃。这邪灵在人间的恶行,特别是对正信修炼人的滔天大罪,注定了它被天灭的下场。 那么,那些对着它那血旗,在它的谎言下沦为它的“少先队员”,“共青团员”,“共产党员”,并向天地发了那可怕的毒誓的可怜的中国人,将生命的一切都交给它的中国人,面临的下场,和它是一样的,因为这些生命以发誓的行式将自己的身心灵与那邪灵绑在一起。当一个人的细胞被邪灵附体时,那个细胞就不是这个人的正常细胞了,就是一个癌细胞了。当细胞不好了,就不要了。 父亲,我今生与您的缘分是父女,您为我人生之路的每一步的成功而喜,为我人生之路的每一步的艰辛而忧,您目睹了我在失去爱子时的落魂,您也目睹了我在成为真修大法弟子后的坚韧。您把我的姓从“包”改成了“王”,您给了我一个今世的名,“彤文”,您的本意是“红彤彤的文化大革命”,因为我是1967年出生,正是那“史无前例”的中国传统文化大劫的开始。您告诉过我,说母亲为了更好的跟“党”走,决定不要我这个孩子,去了无锡第四人民医院,准备流产。可惜(可喜)医生检查后发现母亲有泡疹不能马上流产,我就被保了下来。天意不可违。这个被命名为“彤文”的共产邪灵附体的两个忠诚到狂热的党徒的孩子,在阴差阳错中竟然成了那要彻底解体邪灵的真正的癌症专家,发表科普论文揭示“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在哪里”,成立“全像学院”来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开辟身心灵全息科学之新天地,成了让中共邪党穷尽一切威胁利诱造谣中伤人身攻击亲情干扰都金刚不动的顶天立地的大法弟子!我在中国生活了二十一年半,在美国生活了二十一年半,到今年中国新年,正好是四十三岁。 大年初一,是我的生日,也是美国的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节日,现代人叫“情人节”,又叫“圣华伦泰日”。在历史上有两个圣华伦泰,一个是罗马教士,由于援助受逼害的基督徒而系身囹圄。他后来归信基督教最后被人用棍棒打死,卒于二月十四日。另一位是被迫害的基督徒,当时的罗马皇帝克劳地斯二世很配服他,想转化他信当时的罗马潘教以救他的命;但他不但不被转化,反而试图转化罗马皇帝成基督徒。为此,他被处死。处死前他为同狱人的瞎眼的女儿恢复了视觉而留下神迹。这些历史故事只有在我修炼了的今天,才向我展现,让我知道我生日的真实意义。而我的名字,其真实的内涵,也向我展现了:彤是一种美丽的丹,修炼文化是我的真名。 父亲,我记得您在申请绿卡时对我说,“我是要修炼的”。我从小就看您练气功,又练太极拳。在法轮功没有被迫害前,您也要炼法轮功。共产邪灵抓这您不放,让您对我“转化”,而我反而试图转化您,教您炼功。2005年若我被您带回无锡,我就肯定死在无锡。历史的悲剧就会得以重复。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您的未来也是美好的,只要您与那邪灵彻底告别。在我的生日那一天,我为您在大纪元时报网上用化名“王青天”正式发表声明,退出那个邪灵,开始您崭新的未来。您的“好”字就是您可以给我的,我唯一能接受的生日礼物。我为您的三退声明也将是我献给您的最好的新年礼物。我等待您的“好”字。母亲,哥哥,元芬,莎莎,莎莎爸都已退了。帮我代向所有亲朋好友们问一个好,要一个“好”字吧。 在您生活中若遇到任何紧急情况,请务必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曾大军前天被警察突然抓进去(他因支持法轮功而被污陷)。在警察局他打坐诚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救我”,并对所有人讲中共在海外的仇恨罪。他很快被释放了。回来后今早就做了三退。(他因支持法轮功而被污陷)。 让我们全家都远离那邪灵,干干净净过个大吉大利年!
 
 
 
Website Builder provided by  Vista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