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 中共恐惧的科学数据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 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 开辟身心灵全息研究之新天地
让中共恐惧的生命科学发现
 
全象学院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王彤文博士
 
 
2001年,在贝勒医学院工作的封莉莉博士与我联系,要求我看一下她得到的一组科学数据。
 
从那时起,我就与她有了紧密的交往,来讨论这组数据,后来就开始将这组数据的科学结果写成一篇科研论文。
 
正当我即将完成这篇论文时,对我在美国国土上的迫害就开始了。那时,我并不知道那迫害是针对我和封莉莉博士的,目的是不让科学界和大众看到和懂得这组科学数据。
 
从2004年底起,我就和封莉莉博士失去了联系,那时我被我自己的亲人(我的兄长包建新竟打破人伦道德的底线配合中共试图将我逼迫去中国;2005年春天,他以对我做“监护人”的角色没收了我所有的私人财产,至今未归还于我)。至今,在西雅图法院的判决书上,我还是被称为一个 “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人”,因为法院得到了由阿密丽亚 。盖里太诺。蒙德耳(我兄的私友) 的一份假医疗诊断书,此书给我一个“精神病”的头衔。法院判决时我正在纽约,根本不知这丑剧正在这个“自由人的国土, 勇士的家乡”上演。回想一下,这种“不择手段”是因为我在2004年去出席了湖南省长沙市的“世界科学院院士科学研讨会”,在那里我当着所有听众站起来讲了封莉莉研究组的这一发现。中共邪党政府没敢在会议期间对我动手,因为那次我与华盛顿大学的1999年生物学诺贝尔奖得主同行。就在我离开会议去无锡老家探望的路上,我马上就被逮捕了,被带进上海机场警察局,在那里被盘问近十个小时。我那时就给警察看了这组数据,让他们无话可说。后来,当我回到我的家乡,当地中共政府又派来两个盘问者,与我“座谈”四小时。我还是诚实的以一位有声望的科学家的态度告诉他们这组科学数据,还有我知道的所有法轮功多美好的事例,最后他俩也无话可说。邀请我回国的清华大学的那位教授被威胁并命令一定要负责把我“送”上回美国的飞机。我一回到美国,发现在我去中国前住在我西雅图家的母亲已被叫回中国。她告诉我说当地政府派人来看望她,并保证一切很好。这一切发生在2004年底我去纽约以前。很显然,在我2004年去中国后,瞒着我的一个阴谋已经打造完成,那就是将我胁迫回中国,在那里将我“肉体上消灭”,当然首先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这两步就在美国发生。在把我带上“精神病”的大帽子后,我的兄长立即采取切断我财源的手段,将我的银行账户掏空,又将我的房子廉价出卖,将我逼向身无分文的地步。同时,又到我所在的研究所去骗所长,说我已在中国找到了一个职位,要将我的所有研究设备运往中国。
 
我的亲人为何要致我于死地呢?不然。他们都以为在为我“好”,就象许许多多在中国发生的家庭悲剧: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中共谎言的欺骗下,主动配合中共,将炼法轮功的亲人主动送进警察局,洗脑班,精神病院,或在自己的家里关禁闭。在美国,我遇到好几位老人家,七十多岁了,还是因为子女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逼他们在美国放弃修炼,家庭不和,只好离家出走。我的家人们在做这些害我的事时,是因为中共政府给了他们许多的“许诺”,“保证安全”,“支持科研”,种种 “好处”。可怜可悲的中国人!
 
封莉莉的寄给我的原始数据,连同我写完的关于这组数据的科研论文,都被我所在的研究所在我“失踪”两年后丢了。当我在纽约再次听到关于封莉莉的消息时,就是她已“病危”, 然后就是噩耗。今天当我在互联网上用中文查关于封莉莉的消息时,一篇中国人写的用词尖刻充满对法轮功仇恨的文章被中共操控的媒体网站多次转载。文中不仅对封莉莉的生活细节包括遇难离世弥留之际的描述那么仔细,似乎那人时时刻刻都在监视着莉莉的一切,还提及我与莉莉的关于癌症的交谈,显然我也是监视的对象。无锡政府曾威胁我的父母说,“你女儿在美国所做的一切我们都有档案”。那是2001年,我才开始炼法轮功一年。我的母亲吓得心脏病发作,差点丧命。在恐惧中,中国人很多选择了向邪恶妥协。我的家人就是如此。可喜的是,这几年来,他们都在反思,都在走向清醒。
 
我来纽约的时候带着一台手提电脑,其中有我写的那篇论文的复印件。可惜在2008年中共将对法轮功的仇恨直接输入到法拉盛的缅街上,挑起了法拉盛事件,我和我年仅两岁的女儿王莲成被几十个充满仇恨的中国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围攻,辱骂,死亡威胁。2009年对法轮功学员的歧视已渗透到当地主流社会中。我的办公室因歧视而关闭,所有办公室内的物品全盘非法扣留。我的手提电脑至今不知所去。
 
有幸的是,我还是找到了一份描述这组数据的图片复印件。我看到封莉莉在我“出事”后(许多法轮功学员而以为我真的得了“精神病”),已另写了论文发表在一份很不起眼的科学杂志上。当我想看这篇文章时,网站上要求交费39元。因为现代生命科学的“八股”文很难让大众看懂,这组让中共恐惧万分的科研数据,其实真的被埋没了。
 
为此,我决定将这组科学数据“翻译”到人人看得懂。就让中共的谎言在真相前化作泡影吧。我说过:科学家应该是最早找到神的人,因为真正的科学家是以寻找真理为人生目标的。人能不老不死吗?修炼法轮功以后为何人能百病全除,这是科学还是迷信?让我们来看一下这组科研数据吧,看完后我们再做结论。
 
实验背景情况:
 
实验对象:
六个法轮功学员与六个不炼法轮功的人被分成两组。
实验取样:
血液中的一种数目最多的白血球细胞,叫多型核细胞(PMN)
实验方法:
(一) 在细胞水平上,观察细胞在身体外的杀菌能力和寿命
(二) 在分子水平上,观察这些细胞内的“大脑”,叫“基因” 的工作状态。
 
实验数据:
 
第一张数据图:
 
 
法轮功学员的细胞 (FLG); 不炼法轮功的人 (CTRL) (对照组的意思)
 
细胞在体外的杀菌力在实验分析后,将实验数据用杀死细菌的百分比来表达。
 
比如,100个细菌被细胞杀死50个,那么杀死细菌的百分比就是50%。
 
 
在法轮功学员的实验组中,当细胞与细菌以一比一的浓度放在一起时(1个PMN对1个细菌),法轮功学员的细胞杀菌力平均值(FLG)是80%;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杀菌力的平均值(CTRL)是53%。
 
 
当以六比十的浓度放在一起时 (6个PMN对10个细菌) 时,法轮功学员的细胞杀菌力平均值(FLG)是69%;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杀菌力的平均值(CTRL)是40%;
 
当以三比十的浓度放在一起时 (3个PMN对10个细菌) 时,法轮功学员的细胞杀菌力平均值(FLG)是43%;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杀菌力的平均值(CTRL)是19%;
 
在所有三组数据中,很明显的可见:法轮功学员的细胞比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在杀菌力上要强;当细胞数目与细菌数目相比越少时,法轮功学员的细胞的杀菌力优势就越显得突出:最后一组中,法轮功学员的细胞比不炼法轮功的对照组在杀菌力上高229%。
 
第二张数据图:
 
 
 
 
 
 
 
对细胞在体外的寿命的研究在数据分析后用上下两张图展示了出来。
 
 
法轮功学员(FLG) 的细胞用实线图表示;不炼法轮功的人(CTRL) 的细胞用虚线图表示。
 
上下图都展示了细胞在体外24 小时内的存活情况。
 
上图与下图的区别是:
 
上图中的细胞在检测时,加了一种多糖大分子, 名叫LPS, 它是细菌的菌壁上的一种信号,会让细胞认出细菌,开始向细菌进攻。
 
下图中的细胞在检测时,没有加LPS。
 
细胞的存活情况的检测用了一种在生物实验室常用的仪器,死亡的细胞的吸光量大,而存活的细胞不吸光 (特指一定的光谱段:406NM)
 
上图数据分析:
 
在有LPS刺激下,法轮功学员的细胞比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死亡的快;
 
下图数据分析:
 
在没有LPS 刺激下,法轮功学员的细胞在24小时内死亡率很低,而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有大量的死亡。
 
第三张数据图:
 
 
 
对细胞在体外的寿命的研究是通过显微镜下拍摄的彩色照片来直接展示的。
 
共有四张彩照,都展示了细胞在体外16小时后的情况;
 
上面的两张彩照中展示了法轮功学员的细胞的情况:(1) 细胞没有LPS刺激;(2) 细胞有LPS刺激;
 
下面的两张彩照展示了不炼法轮功人的细胞的情况:(3) 细胞没有LPS刺激时;(4) 细胞有LPS刺激;
 
此结果核实了第二张数据图中用仪器间接检测到的现象:
 
在没有LPS刺激下,法轮功学员的细胞健康的存活:16小时的时候,大多数细胞还活着 (1);在LPS刺激下,法轮功学员的细胞大部分通过细胞凋亡形式消失 (2);
 
相反,在没有LPS刺激下,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很快死亡:16小时的时候,基本上都死了(3);在LPS刺激下,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大量的增生 (4)。
 
 
注意:细胞的一种特殊的死亡现象叫 “凋亡”;  “凋亡”是细胞有条不紊的消失的生命现象。它不是那种“生老病死”中的最后一部,而是积极的有目的有计划的节能的有益的一种从物质空间中解体的细胞层次的生命现象。在有LPS刺激下的法轮功修炼者细胞的“死亡”,是以凋亡形式离世的。这可从此图中(2)的凋亡细胞的特征性的细胞核形态中看出;而不炼功人的细胞的在无LPS刺激时的大量死亡则是“老死”,这也可从老死细胞的细胞核特性中可看出(3)。
 
封莉莉与我在讨论这一奇特现象时,总结以上三组数据图中的实验结果,作出了如下分析和推论:
 
(一) 法轮功学员的细胞在没有细菌侵入时,比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明显的健康和长寿。
 
(二) 在有细菌侵入时,法轮功学员的细胞在有效的杀灭细菌后很快的死亡,从而有效的结束“战争”,避免“战争”后的不良“后遗症”,就是医学上叫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如风湿性关节炎等。而不炼法轮功的人的细胞在杀菌方面相比法轮功学员的细胞能力低,而又大量长期存活,使得炎症延长,病灶不易恢复,又加重发展成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可能性。
 
以上研究数据展示了人体在修炼后仅在一种免疫细胞的功能与行为方面就发生了巨大变化;而这种变化启示修炼人的免疫系统的全新改观。特别令人深思的是,人类的免疫功能有它的“双刃剑”的特性:一方面免疫力的加强可以在“入侵者”进入人体时保护人体;而另一方面,太强的不可及时下调的免疫力却对自身产生极大的危险:人因细菌和病毒的急性感染而死亡的原因都归罪于它。就象SARS症,死因就是过激的免疫反应。法轮功修炼人的免疫细胞展示出的变化,因上述原因,就更显得神奇:一方面杀菌力增加;另一方面,免疫细胞的自我抑制力也增加;从而达到了更高层次的平衡。这种 “双赢”效应是没有任何一种药物可以达到的。这又让我想起在“超人”的电影中,“超人”说:“有更高的能力,就必须担当更大的责任”。当修炼人有更大的功能时,自然有更高的自我约束力。那修炼人的细胞就展现了这一点。当人在修炼中走向 “ 超人”, 那细胞也展示“超细胞”的特性,一种更高级的生命现象:
 
 
 
上图展示了不修炼的人的“健康”状态时的免疫系统的“平衡”:免疫系统被激活的同时有免疫系统的自我抑制机制来平衡;而下图展示了修炼人在更高层次达到一种全新的平衡的状态:更有效的免疫力和自我抑制机制的平衡。
 
 
其实,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明白,这应该叫返本归真,正常的人体生命现象就是修炼人这样的,而现代人的人体,细胞,分子的行为和能力其实是“不正常”的。所以,人类的健康的未来,不会从物质性的高科技的发展中来,只会从精神性的“高科技”的发展中来:修炼。
 
以下(四至八)的数据图都是属于对修炼法轮功者的分子层面的研究。             
 
第四张数据图:
 
 
 
同样的两组人,同样用PMN细胞来研究。
 
 
细胞其实是一个宇宙;其内的生命现象色彩斑斓,井然有序。细胞有信息中心,就象人体有大脑。细胞的信息储存在一种物质形态中,叫基因,在物质空间中的表现是一种双链的线性大分子,由四种不同的酸性大分子为基本单位。这四种分子的排列次序中隐藏了密码,每三个分子的次序决定一个密码;这密码现通过一个转录的方式,从双链结构的DNA上传到了单链结构的另一种分子(RNA) 上;然后就可翻译成另一层面的信息:氨基酸。它是蛋白质的基本单位。不同的氨基酸排列次序,又决定了蛋白质这层生命现象的个体特征。不同的蛋白质有不同的特性,功能,和生命轨迹;就象人类社会的每一个人,虽然人与人之间在外型和物质结构上没啥差别,但每个人有其生老病死的生命轨迹。分子也一样。每个人在家庭,社会,工作中都有特定的作用和角色。分子在细胞内的不同“分子社会体系”中,也各有其不同的作用和角色。为此,我认为道家说的“天人合一”还不是一种哲理,是科学的现实。
 
对PMN 细胞的“大脑”的研究,封莉莉科研组做了这样的研究:
 
因为细胞的“大脑”要做什么,首先要通过将“大脑”的信息表达出来。这一表达的在物质层面的表现就是从DNA转录到RNA。什么样的RNA增多了,那么很可能这种RNA带的信息的对应的生命个体,蛋白质,就会增多。RNA少了,对应的蛋白质也少了。但不绝对,因为从RNA 到蛋白质还有很复杂的调节。但是对细胞“大脑”,DNA的活动的研究,应该看得就是从DNA 到RNA 这一步。所以封莉莉科研组选择了检测RNA的方案。
 
细胞中的RNA被从细胞中分离出来,然后被加上萤光标签。然后将这些带着萤光标签的RNA放到一种小小的芯片上,那上面有已经排列好的三万多种不同的RNA分子,每个RNA的名字和在芯片上的位置都知道。细胞中提取出的RNA就和这排好的芯片上的RNA“见面”,若他们是一样的,那么就会和那芯片上的已知RNA结合,芯片那位置上就有萤光的特征。仪器可以检测出来。通过这个技术,就可以发现在未知的任何细胞中,哪些RNA在被检测的细胞中存在,存在多,还是少。
 
通过这一技术,得到了如下发现:
 
在三万种RNA中,共有485种RNA在两组人群中(法轮功学员和对照组) 呈现不同的量。其中132种RNA 在法轮功学员中 (六个) 都比对照组高;118种RNA 都比对照组低;235种RNA在六个人中表现不一致。
 
结论:修炼法轮功者与不炼法轮功者在细胞的RNA分子层面上展示了不同。那么具体的不同是什么呢?这些不同又说明了什么呢?以下几个数据图将给以说明。
 
第五张数据图:
 
 
 
这组数据图罗列了七种不同的RNA的量,在两组人群中的不同。这种不同还不是一点点,而是相当可观的不同。之所以将这些RNA归入一图,是因为这些RNA所代表的蛋白质分子的功能,都直接与细胞的免疫功能有关。有一种很有名的分子,叫干扰素珈玛,在抗病毒方面作用很大;还可抗癌。神奇的是,六个法轮功学员们的RNA中,与干扰素珈玛作用有关的四大分子,都比不炼法轮功的六个人高,有一个RNA高近十倍。实在是非常惊人。更有意思的是,一个起压抑干扰素珈玛作用的分子竟然在法轮功学员组中都比不炼法轮功的人群要低。所以,一个很明显的结论是:修炼法轮功者的干扰素珈玛系统比不炼者的很可能要高很多倍;即对病毒和癌症有高很多倍的抵抗力。
 
另外两个分子,在法轮功修炼者中也突出的比不炼者要高很多倍。那个叫DEFENSIN 的分子,说来也巧,就在封莉莉给我看这些原始数据时,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这分子首先在一群对HIV艾滋病有特殊免疫力的人群的血清中被提取出来,通过研究,发现这分子能保护免疫系统中的T细胞,使艾滋病毒对T细胞的杀伤不能得逞。法轮功修炼者的DEFENSIN 的RNA比不炼者高达11倍。I-309 也在修炼法轮功者中高达5倍。因为分子的功能不是个体的;高一点点,在细胞中都可能有巨大的放大作用。那么,在功能上,修炼法轮功者的抗艾滋病毒的能力到底会比不炼者高多少倍呢?也许是不可思议的巨大!
 
对表达在RNA水平的这两种RNA的增加,封莉莉科研组还做了进一步的核实确定。这组数据在第九数据图中展示了。在此不作具体分析。
 
第六张数据图:
 
 
 
这组数据图中罗列了一群与细胞的一种特殊的死亡现象叫 “凋亡”有关的RNA。这群RNA呈现了在六位法轮功修炼者中明显的比不炼者高或低。这种变化为第一组,第二组和第三组数据提供了在RNA层面上的解释与核实。在有LPS刺激下的法轮功修炼者细胞的“死亡”,是以凋亡形式离世的。而分子层面上展示了六位法轮功修炼人的凋亡调节性RNA的巨变。
 
 
第七张数据图:
 
 
 
这组数据图罗列了一大群与令一个重要的细胞层次的生命现象有关的RNA。这个现象叫  “应急反应 ”。 在细胞感觉到危险紧急情况时,细胞会作出大幅度的分子层面的调整,叫“应急反应 ”。神奇的是,六位法轮功修炼者的13种RNA,有应急作用的,都明显的比不修炼者低,而两个对分子损害有修复功能的蛋白质分子对应的RNA又在法轮功修炼者中明显必不修炼者高。也就是说,法轮功修炼人在分子层面上也展示了 “心不动”的现象:应急反应低。古人说,人的一切病都是与人的这个心有关。人的心太重,什么也放不下,为一点点得而喜,又为一点点失而忧;为名利情中的得失让身体反复处于应急状态,这是现代生命科学届也认识到的,让人得医学届叫“系统病”的原因。通过修炼法轮功,很多人都有体会:以前让人最烦心的事,现在都可以处之泰然,不再有“应急反应 ”了。如果 “应急反应 ”低,细胞修补能力又高,那当然人不该有病啦!修炼法轮功让百病痊愈,不是再科学不过了吗?修炼不是一门博大精深的科学吗!
 
第八张数据图:
 
 
这组数据图罗列了两大组RNA群:上图都是与细胞内的蛋白质合成器有关的RNA;下图都是与细胞内的蛋白质降解器有关的RNA。
 
蛋白质,作为细胞内的生命现象的活动个体,就象是人类社会中的每个人;人有生老病死;蛋白质也是一样。蛋白质的出生地,是一个由很多蛋白质组合成的有机体,那里,RNA中隐藏的信息被翻译成蛋白质中的有序的氨基酸排列,从而决定了合成的蛋白质的特性和身份。在六位法轮功修炼者的细胞中,10个蛋白质合成器中的组成蛋白质对应的RNA全盘的比不炼者低,说明这些细胞的蛋白质合成活动下降。而蛋白质的 “死亡解体”,是通过蛋白质降解器系统完成的。这系统中的11个蛋白质对应的RNA, 在法轮功修炼者的细胞中都比不炼者低很多倍!说明这些细胞的蛋白质“死亡解体”活动下降了。这不就是细胞中新陈代谢下降了!法轮功是佛家高乘的性命双修的修炼大法;又修性,又修命,这里不就有了强大的科学依据了吗!这一分子层面的现象是超常的。
 
古人的生活方式中,做了一件衣服要穿好多年;现代人对任何用物都很快用了就丢进垃圾堆。自然资源大量浪费;废物堆积;生产旺盛,浪费旺盛,造成地球能源短缺,再下去,就把地球的生命力榨干了。很象恶性肿瘤的现象。在癌细胞中,蛋白质的合成和降解都很旺盛,正好和修炼人的细胞现象相反。
 
我想,假如人类从新走回返本归真的路,那我们的人类的一切才有真正的健康和未来。
 
我知道中共为什么那么害怕法轮功:它与人类社会层次的恶性肿瘤对应,而法轮功让人类返本归真,自然会让人类对那毒瘤的免疫力大增,又彻底的改变了人,从而让那邪灵无处附体:它就彻底完了。象我这样的科学家们一旦看到真相,那他们对中共的谎言就会象孙悟空有了火眼金睛:咋还唬得了他们?等着那金箍棒的当头一棒吧!